优盈2注册登录

<listing id="d1jbp"><strike id="d1jbp"></strike></listing>

<meter id="d1jbp"><video id="d1jbp"><track id="d1jbp"></track></video></meter>
<cite id="d1jbp"><font id="d1jbp"></font></cite>

      <progress id="d1jbp"><ins id="d1jbp"></ins></progress>
      <dfn id="d1jbp"></dfn>

          地市招聘

          首頁 > 備考資料 > 執業資格 > 備考經驗 >

          2019年執業藥師考試知識點:常用中藥的相同點與不同點

          來源:山東醫療衛生網   時間:2019-07-19 14:35:07

          導讀:山東醫療衛生網為您整理“2019年執業藥師考試知識點:常用中藥的相同點與不同點”的相關信息,執業藥師考試在即,小編為大家整理了常用中藥的相同點和不同點,共50個,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,山東醫療衛生網祝您成功上岸!

          QQ群:326494786  |   微博:@中公山東衛生招聘考試  |   微信:sdylzpks

          推薦:2019年山東醫療衛生招聘考試公告信息匯總【7月份】

          山東醫療衛生網為您整理“2019年執業藥師考試知識點:常用中藥的相同點與不同點”的相關信息,執業藥師考試在即,小編為大家整理了常用中藥的相同點和不同點,共50個,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,山東醫療衛生網祝您成功上岸!

          順序 常用中藥名稱 共同點 不同點
          1 麻黃與 桂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均有發汗解表的功效,都可用于風寒表證。 麻黃,以宣散為主,發汗力強。適用于外感風寒,惡寒無汗的表實證。并有宣肺平喘,利水消腫之功。用于肺氣壅揭之咳喘證及水腫。桂枝,以溫通為主,發汗力較緩,外感風寒,無論有汗的表虛證和無汗的表實證均可用。桂枝溫通經脈,助陽化氣,常用治寒凝血滯諸痛證,痰飲,蓄水證以及心悸脈結代等證。
          2 蒼耳子與辛夷 質輕,性升浮。解表力弱,善于通竅。常相須為用,用治鼻淵頭痛。 蒼耳子祛風除濕,用于風濕痹痛,風疹瘙癢。辛夷專治鼻淵,為治鼻淵頭痛之要藥。
          3 桑葉與菊花 均輕清發散,發散風熱,平肝明目。用于風熱感冒或溫病初起,以及肝經風熱或肝火上炎之眩暈頭痛,目赤昏花等證。常相須為用以增強療效。 桑葉清肺潤肺力強。常用于燥熱傷肺之干咳少痰,兼涼血止血。用于血熱吐衄輕證。菊花清肝平肝力優。常用于肝陽上亢之頭痛,眩暈,驚風,兼能清熱解毒,用治疔瘡腫毒。
          4 柴胡與升麻 均為發散風熱藥,具升陽舉陷之功效。用于外感風熱表征及中氣下陷之證。 柴胡退熱作用較強,能和解少陽半表半里之邪,為治少陽證要藥。并善于疏肝解郁,清膽截瘧,用于肝氣郁結之證及瘧疾等。升麻長于透疹,用于麻疹疹出不暢,并善于清熱解毒,用于熱毒所致的多種病癥。
          5 石膏與知母 均有清熱瀉火,除煩止渴之功效。用于溫熱病邪在氣分,壯熱,煩渴,汗出,脈洪大等肺胃氣分實熱證,以及肺熱咳嗽等證,兩味藥常相須為用。 石膏辛甘大寒,重在清解,瀉火力較強。善清胃肺實熱,故肺熱咳嗽,胃火上炎,頭痛,牙齦腫痛多用。煅石膏還有收斂生肌之功,外用與瘡瘍潰而不斂,濕疹浸淫,水火燙傷等證。知母苦甘性寒質潤,重在清潤,清熱之中又善滋陰潤燥,滋肺腎之陰而潤肺除蒸,故多用于肺燥干咳,陰虛消渴,腸燥便秘以及腎陰不足之骨蒸潮熱等證。
          6 黃芩,黃連,黃柏 苦寒,清熱燥濕,瀉火解毒?芍委煗駸,火毒所致的病證,如瀉痢,黃疸,瘡癰,濕疹,濕瘡等。 黃芩長于清上焦濕熱,清肺熱,并可涼血止血,清熱安胎。用于濕溫暑濕,肺熱咳嗽,少陽寒熱,血熱吐衄,胎熱不安等證。黃連藥力較強,長于清中焦濕熱,濕熱瀉痢尤宜,并可清心,胃之火而除煩止嘔,解熱。用于高熱煩躁,心煩不眠,血熱出血,胃熱嘔吐,消谷善饑等。黃柏苦寒下達,長于清下焦濕熱,瀉腎火,退虛熱。多用于濕熱下注,帶下黃臭,足膝腫痛,熱淋澀痛以及陰虛發熱,盜汗遺精等。
          7 金銀花與連翹 清熱解毒,疏散風熱,同治癰腫瘡毒。外感風熱及溫病邪在衛氣營血等證。 金銀花甘寒不傷胃,疏散風熱之力較強,并能涼血止痢,治療熱毒血痢。連翹苦寒,偏清泄里熱,并可消癰散結,用于瘰疬痰核。連翹心長于清心瀉火,善治熱陷心包,高熱神昏等。
          8 大青葉與    板藍根 都有清熱解毒涼血之功,都可用于溫病初起和熱入營血,風熱表證,癰腫瘡毒,咽喉腫痛等證。 大青葉長于涼血消斑,熱入營血,溫毒發斑多用。板藍根長于解毒利咽散結,咽喉腫痛多用。
          9 生地黃與玄參 清熱涼血,滋陰生津,治療熱入營血及陰虛火旺證。 生地黃偏于涼血養陰,多用于熱病傷陰證及血熱妄行的出血證。玄參偏于降火解毒散結,多用于營血熱毒證。
          10 牡丹皮與赤芍 能涼血散淤,對血熱,血瘀所致之證常相須為用。 牡丹皮清熱涼血之力較強,善退陰分伏熱,常治虛熱骨蒸無汗等證。赤芍祛淤止痛較好,多用于各種淤血疼痛,兼瀉肝火以療肝熱目赤。
          11 地骨皮與牡丹皮 涼血退熱除蒸,治療骨蒸潮熱及血熱出血證。 地骨皮味甘,偏于退有汗骨蒸,又能清泄肺熱,治療肺熱咳嗽等。牡丹皮味辛,偏于退無汗骨蒸,又有較強的涼血祛淤作用。治療熱入營血及各種血瘀證。
          12 銀柴胡與柴胡 均有解熱作用。 銀柴胡無升散之性,偏于退有汗骨蒸,又能清泄肺熱,為退虛熱,消疳熱之品。主治骨蒸潮熱,小兒疳熱等證。柴胡有升散之性,為透表泄熱之品。偏治外感發熱或邪在少陽證,并疏肝解郁,升舉陽氣,用于肝氣郁滯及陽氣下陷之證。
          13 胡黃連與黃連 苦寒,清熱燥濕,用于濕熱瀉痢等證。 胡黃連長于退虛熱,消疳熱,多用于骨蒸潮熱,小兒疳熱等證。
          黃連長于瀉心胃之火,清熱解毒力強。用于心胃火熱熾盛以及血分熱毒等證。
          14 大黃與芒硝 苦寒,瀉下通便,清熱解毒,用于熱結便秘,癰瘡腫毒。 大黃清降力強,用治火熱上炎證,并有止血活血,清泄濕熱之功,用于血熱妄行之出血,淤血,濕熱淋證,濕熱瀉痢及燒燙傷等證。
          芒硝味咸,長于軟堅潤燥通便。外用還可以治目赤腫痛,喉痹口瘡及回乳。
          15 火麻仁,郁李仁,松子仁 潤腸通便,用于腸燥便秘。 火麻仁兼能滋養補虛,適用于老人,產后,體弱津血不足之腸燥便秘。郁李仁兼能行氣,多用于腸燥便秘而有大腸氣滯者,并能利水消腫,用于水腫,腳氣。
          松子仁兼能潤肺止咳,用于肺燥咳嗽。
          16 獨活與 羌活 祛風濕,止痹痛,解表,用于風寒濕痹疼痛及外感風寒夾濕。 獨活長于治療下半身風寒濕痹疼痛,辛散解表力弱。羌活治療上半身風寒濕痹疼痛,辛散解表力強。故有“羌活善治在上在表之游風。獨活善治在下在里之伏風”之說。
          17 蘄蛇與 烏梢蛇 兩者皆入肝經,性善走竄,能通表達里,內走臟腑,外達肌膚。透骨搜風,均為祛風之專藥。祛風通絡,定驚止痙。凡內外風毒壅滯之證皆宜。尤宜治病久邪深者為其特點。都可用治風濕痹痛,肢體麻木,筋脈拘攣,中風口眼瘑斜,半身不遂,麻風,疥蘚,皮膚瘙癢,小兒急慢驚風,破傷風。 蘄蛇溫燥而毒,藥力較強,為治風濕頑痹要藥。烏梢蛇性平無毒而藥力較蘄蛇為緩。
          18 秦艽與 防己 皆味辛苦,性寒涼,均能祛風濕,止痹痛。主治風濕熱痹,肢體關節紅腫熱痛。 秦艽質潤,為“風中之潤劑”,既能祛風濕,止痹痛,又能舒筋通絡。凡風濕痹痛,肢體麻木,筋脈拘攣,骨節酸痛,關節屈伸不利,無論新久上下,偏寒偏熱,均可配伍應用。而尤宜于熱痹。古人謂“痹證必用秦艽,同時,本品又能退虛熱,清濕熱,陰虛發熱,骨蒸潮熱,小兒疳積發熱,濕熱黃疸。防己具有較強的利水消腫作用,也常用治水腫,小便不利,腳氣腫痛及濕疹瘡毒。
          19 廣藿香 與     佩蘭 化濕,解暑,治濕濁中阻之證及暑濕,溫濕。 廣藿香長于和中止嘔,濕濁中阻之惡心嘔吐尤宜。佩蘭長于化里濕,善于除中焦穢濁陳腐之氣,為口臭,口甜之要藥。
          20 青皮與 陳皮 行氣化滯。 陳皮主要作用在脾肺,其性緩和,長于調理脾胃之氣,燥濕化痰。用于脾肺氣滯或濕痰壅滯之證。青皮主要作用在肝膽和胃,其性峻烈。長于疏肝破氣,消積化滯。用于肝郁氣滯或食積不化等。
          21 山楂,神曲,麥芽 消食化積,治飲食積滯。 山楂善消油膩,肉食之積,并能活血散瘀。神曲善消果蔬,酒食陳腐之積并略兼外感者。麥芽善消米面,薯芋之積,并能回乳。“焦三仙”為焦山楂,焦神曲,焦麥芽的合稱。
          22 木香,香附,烏藥 行氣止痛,用于氣滯腹痛。 木香長于通行脾胃氣滯,且能調中,對脾胃氣滯脘腹脹痛,瀉痢后重等較佳。香附長于疏肝解郁,調經止痛,善治肝郁氣滯疼痛,為理氣調經主藥。烏藥長于散寒以止痛,凡寒郁氣滯之胸腹脅肋脹痛,疝痛,痛經都可用治,并能溫腎散寒,治療腎陽不足之尿頻,遺尿等。
          23 大薊與 小薊 涼血止血,散瘀解毒消腫,用于血熱出血及熱毒癰腫。 大薊多用于吐血,咯血,崩漏,散瘀消腫之功較佳,兼能降壓利膽,治療高血壓及黃疸。小薊兼利尿,長于治尿血,血淋,兼治高血壓病。
          24 生姜,干姜,炮姜 都是姜。 炮制不一樣,功用也有偏差。生姜辛散力較強,長于發散風寒,溫中止嘔,多用于風寒表證及嘔吐之證。還可溫肺止咳。干姜辛熱,辛散之力較弱。長于溫中,為脾胃寒證要藥,并可回陽,溫肺化飲,用于亡陽證及寒飲伏肺咳喘。炮姜味偏苦澀,偏于溫經止血,溫中止痛止瀉。用于虛寒出血,腹痛腹瀉等證。
          25 郁金與 姜黃 皆辛苦,都能活血行氣止痛。二者常相須為用。 郁金性寒,以氣滯血瘀有熱者用之為良,并能涼血清心解郁,利膽退黃,也可用治熱病神昏,癲癇痰閉,吐血,衄血,以及婦女倒經等氣火上逆之出血證。
          姜黃性溫,以寒凝氣滯血瘀者用之為佳,且能外散風寒濕邪,內行氣血,通經止痛。長于行肢臂而除痹痛。
          26 桃仁與 紅花 均能活血祛瘀通經,同時用治內,兒,婦,外,傷各種淤血證,如血滯經閉痛經,月經不調,產后淤滯腹痛,癥瘕積聚,心腹刺痛及跌打損傷等。二者常相須為用。 桃仁苦甘平,活血又能消內癰,也常用治肺癰,腸癰,并能潤腸通便,止咳平喘,也可用治腸燥便秘,咳嗽氣喘。紅花辛散溫通,專入血分,活血通經,祛瘀止痛之力較強。“少用活血,多用破血”。此外,番紅花的功用與紅花相似而藥力較強,又兼涼血解毒之功,尤宜熱郁血瘀,斑疹色不紅以及溫病熱入營血之證,本品貨少價貴,臨床少用,且用量宜少。
          27 益母草與澤蘭 皆辛散苦泄,均能活血調經,利水消腫,同時可治血滯經閉痛經,月經不調,行經不暢,產后腹痛,惡露不盡等婦科淤血證,皆為婦科經產之良藥。常相須為用。 益母草性微寒,以血熱淤滯者用之為佳,且活血調經之力較強,F代多用治急慢性腎炎水腫,并能清熱解毒,故瘡癰腫毒,皮膚隱疹多用。也可用治肝熱頭痛,目赤腫痛,以及肝腎不足,目暗昏花。澤蘭性較溫和,行而峻,祛瘀不傷正氣,治水腫。多用于產后浮腫,小便不利。
          28 穿山甲與王不留行 均能活血通經,下乳。二者皆為通經下乳之要藥。都可治血滯經閉痛經,產后淤阻腹痛,產后乳汁不下,乳癰腫痛,二者常相須為用。 穿山甲性善走竄,泄降力猛,藥力較強,又能活血消癥,消腫排膿。也可治風濕痹痛,中風癱瘓,瘡癰腫毒,瘰疬痰核。
          王不留行能利尿通淋,可用于多種淋證,小便澀痛。
          29 川貝母與浙貝母 清熱散結,化痰止咳,痰熱咳嗽,瘰疬痰核,瘡癰腫毒,肺癰。 川貝母味苦性微寒,滋潤力強,偏于潤肺化痰,多用于肺虛久咳,燥咳,散結作用較弱。浙貝母味苦性寒,開泄力大,偏于清熱化痰,多用于風熱暴咳,痰熱咳嗽,散結力強,常用于痰火郁結之瘰疬以及熱毒瘡癰等證。
          30 竹茹,竹瀝,天竹黃 清熱化痰,用于痰熱諸證。 竹茹除煩止嘔,胃熱嘔吐,痰火內熱擾之心煩失眠。竹瀝性寒滑利,祛痰力強,善能清熱化痰,定驚利竅,適用于中風痰迷,驚癇癲狂等證。天竹黃清熱化痰之功似竹瀝而性緩,兼能清心定驚,多用于小兒驚風,也用于中風痰壅,癲癇,熱病神昏等。
          31 海浮石,海蛤殼,瓦楞子 化痰軟堅散結,瘰疬,痰核,癭瘤。 海蛤殼,瓦楞子制酸止痛,胃痛泛酸。海浮石善化老痰,清肺火,又能利尿通淋,血淋,石淋。海蛤殼兼可利水,用于水氣浮腫。瓦楞子既散結又化痰,還用于癥瘕痞塊。
          32 桑白皮與葶藶子 瀉肺平喘,利水消腫,肺熱和肺中水氣,痰飲所致的喘咳水腫實證,常相須為用。 桑白皮,甘寒性緩不峻,長于清肺熱。治肺熱咳喘。常配地骨皮使用,如瀉白散。葶藶子,苦辛大寒力猛,對邪盛咳喘不能平臥者為優。如葶藶大棗瀉肺湯,利水之功亦強,可治懸飲,胸腹積水,鼓脹等證。
          33 龍骨與 牡蠣 生用,平肝潛陽。用于肝陽上亢頭暈目眩等。煅用,收斂固澀,用于滑脫證。 龍骨以鎮心安神見長,尤適用于陰虛陽亢之心神不寧,煩躁失眠,驚癇癲狂等。煅后可用于濕瘡或瘡瘍潰后不斂。牡蠣以平肝潛陽見長,并可軟堅散結,用于瘰疬痰核,癥瘕積聚。煅后收斂制酸,可治胃泛酸。
          34 鉤藤與 天麻 皆歸肝經,均能平肝潛陽,息風止痙,同可治肝陽上亢所致頭暈目眩,煩躁易怒,以及肝風內動,驚癇抽搐等證,常相須為用。 鉤藤味甘性微寒,也能清熱,但清熱不如羚羊角,尤多用治小兒急驚風,壯熱不退,手足抽搐等證。為治療肝風內動,驚癇抽搐之常用藥。取其清肝熱之功,也可用治肝火上攻之頭痛,眩暈。此外,與蟬蛻,薄荷等同用可治小兒夜啼。天麻,甘潤不烈,作用平和,對于肝風內動,驚癇抽搐,不論寒熱虛實,皆可配伍應用。此外,又能祛外風,通經絡,也可用治手足不遂,肢體麻木,痙攣抽搐,以及風濕痹痛,關節屈伸不利者。
          35 人參, 西洋參,黨參, 太子參 補氣生津,用于氣津兩傷證。 人參,補氣力最強,能大補元氣,復脈固脫。用于虛脫危證,還能安神益智,氣血不足之心悸,失眠健忘等證。西洋參性寒偏清,能清火養陰,適用于氣陰不足而火盛者。黨參性平不燥,補氣之功似人參而力緩,為肺脾氣虛證的常用品。太子參性平清補,適用于肺脾氣陰不足。
          36 人參與 黃芪 均能補氣血。 人參補益力強,能補心脾肺氣,且大補元氣,為治內傷氣虛第一要藥,并可生津,安神。治療氣津兩傷,氣血雙虧諸證。黃芪補氣力不如人參,以補脾肺氣為主,而溫升之力強過人參。善補肌表之氣,益衛固表,托瘡生肌,利水消腫。多用于表虛自汗,氣血雙虧,瘡瘍不潰或潰久不斂,浮腫尿少,半身不遂,為治表虛要藥。
          37 肉蓯蓉與鎖陽 均有補腎陽益精血,潤腸通便之功。用于腎陽不足,精血虧虛證,以及精血津液虧虛之腸燥便秘。 肉蓯蓉溫而不燥,補而不峻,補血潤燥作用較好。鎖陽性溫燥,固腎壯陽之力較強,潤腸之力不及肉蓯蓉。
          38 巴戟天與仙靈脾 均有溫腎陽,強筋骨,祛風濕之功。用于腎陽不足諸證。以及風寒濕痹兼有陽虛者。 巴戟天溫而不燥,補而不滯,補腎陽作用緩和療效持久,兼能益精血。仙靈脾性溫燥,補腎壯陽作用較強。
          39 補骨脂與益智仁 均能補能澀之品。有補腎助陽,固精縮尿,溫脾止瀉之功。用于腎陽不足之遺精早泄,遺尿尿頻,脾腎陽虛之泄瀉等證。 補骨脂偏溫腎壯陽,還能強腰膝,納氣平喘。用于腎陽不足之腰膝冷痛,虛喘。益智仁長于溫脾散寒,開胃攝涎。多用于脾寒泄瀉,腹部冷痛及脾虛不攝之多唾流涎。
          40 冬蟲夏草,蛤蚧,核桃仁 均有補腎助陽,益肺定喘之功。用于腎陽不足諸證,肺腎兩虛之咳喘,氣短。 冬蟲夏草為平補陰陽之品,又能止血化痰。適用于久咳虛喘,勞嗽痰血,因力緩,多作為病后體虛的調補品。蛤蚧補腎納氣力強,為治虛喘勞嗽之要藥,還能益精血,用于腎陽不足,精血虧虛之陽痿。核桃仁力緩,多做食療輔療。還能潤腸,用于腸燥便秘。
          41 杜仲與 續斷 均有補肝腎,強筋骨,安胎的功效。均可用于肝腎不足之腰膝酸痛,筋骨無力,胎動不安,胎漏下血。 杜仲補肝腎助陽之力較勝?捎糜陉栶,尿頻等證,還能將血壓,用于高血壓病。續斷苦辛,補中有行,以行血脈續筋骨為重。用于跌打損傷,骨折,淤腫疼痛。
          42 生地黃與熟地黃 皆具甘味,均可滋肝腎之陰。用于肝腎陰虛之骨蒸潮熱及消渴證。 生地黃性寒,養陰且能生津,用于陰虛內熱之消渴及熱病傷津口渴,又善清熱涼血,為治溫病熱入營血證及血熱出血證之佳品。
          熟地黃性溫,滋陰作用較強,專補肝腎之陰,益精填髓。主治肝腎陰虛,精血不足諸證及消渴證,又善補血,用于血虛諸證。
          43 當歸與 熟地黃 均能補血,用于血虛諸證。 當歸善調經,為婦科月經不調,閉經,痛經之要藥,又能活血止痛。適用于血虛,血瘀,血虛兼血瘀之各種疼痛,且可潤腸通便,用于血虛之腸燥便秘。熟地黃滋陰力較強,多用于血虛陰虧之證,尚可益精填髓,用于肝腎不足,精血虧虛證。
          44 赤芍與 白芍 皆味苦性寒,均可止痛,用于痛證。 赤芍長于清熱涼血,活血散瘀,清瀉肝火。主治血熱,血瘀,肝火所致諸證。
          白芍味兼酸甘,長于養血,平肝,斂陰止汗。主治血虛陰虧,肝陽偏亢諸證及自汗,盜汗證。
          45 龜甲與 鱉甲 均有滋陰清熱,潛陽息風之功。用于陰虛發熱,陰虛陽亢,陰虛風動等證,常相須為用。 龜甲滋陰力較強,還能益腎健骨,固經止血,養血補心。用于腎虛筋骨萎弱,小兒囟門不合,行遲齒遲。陰虛血熱,沖任不固之崩漏,月經過多,以及心虛驚悸,失眠健忘等證。鱉甲清退虛熱力較強,為治陰虛發熱之要藥,又善軟堅散結。用于癥瘕,經閉,久瘧,肝脾腫大等證。
          46 麻黃根,浮小麥,糯稻根 皆能收斂止汗,都可用治氣虛自汗,陰虛盜汗等證,常配伍補益藥同用。 麻黃根甘平,作用較強,長于治自汗。浮小麥甘涼,長于治盜汗,兼益氣養心和退虛熱。糯稻根甘平,兼益胃生津,汗出兼口渴者尤宜,還退虛熱。
          47 五味子與烏梅 皆上能斂肺,下能澀腸。均有斂肺止咳,澀腸止瀉之功。用于治肺虛久咳,久瀉久痢之證,并能生津止渴。 五味子味酸甘,性溫而潤,上能斂肺氣,下能滋腎陰,可用于肺腎兩虛之咳喘,并能補腎澀精。用治腎虛精關不固之遺精,滑精者。尚能寧心安神。用于心悸,失眠,多夢。烏梅酸澀性平,又能安蛔止痛。此外,烏梅內服還可止血,治崩漏下血。外敷能消瘡毒。
          48 肉豆蔻與白豆蔻 味辛性溫,歸脾胃經。均能溫中行氣,治中焦虛寒氣滯,脘腹脹痛,食少嘔吐等證。 肉豆蔻為肉豆蔻科高大喬木植物肉豆蔻的成熟種仁,固澀之力較強,長于澀腸止瀉,又常用治脾胃虛寒,久瀉不止,脾胃陽虛,五更泄瀉證。白豆蔻為姜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白豆蔻的成熟果實,行氣力較強,又長于化濕,溫中止嘔。常用治濕阻中焦及脾胃氣滯的脘腹脹滿,不思飲食,溫病初起。胸悶不饑,舌苔濁膩。胃寒濕阻氣滯的嘔吐,小兒胃寒吐乳等證。
          49 山茱萸與吳茱萸 皆性溫。歸肝經。 科屬來源不同,功用相差較大。山茱萸酸澀微溫質潤,其性溫而不燥,補而不峻,既能補腎益精,又能溫腎助陽,既能補陰又能補陽,為補益肝腎之要藥。又能收斂固澀,常用治腎虛不固所致的遺精,遺尿,肝腎虧虛,沖任不固所致的崩漏下血,月經過多。吳茱萸辛散苦泄,性熱祛寒,既散肝經之寒邪又解肝氣之郁滯。散寒止痛,疏肝下氣,為治寒滯肝脈諸痛證之要藥,并能燥濕,溫中止嘔,助陽止瀉。
          50 桑螵蛸與海螵蛸 同歸肝腎經,均能固精縮尿止帶,都可用治遺精滑精,遺尿,尿頻,白帶過多等證。 二者來源不同,功用有別。桑螵蛸甘咸性平,又能補腎助陽。用于腎虛陽衰所致的上述病證,尤宜遺尿尿頻,也可用治腎虛陽痿。海螵蛸咸澀性微溫,固澀之力較強,多用于遺精帶下,又能收斂止血,制酸止痛,收濕斂瘡。用治崩漏下血,吐血,便血及外傷出血,胃痛吐酸。外用治濕瘡,濕疹,潰瘍多膿,久不愈合者。
          51 蓮子與芡實 都能益腎固精,補脾止瀉,止帶。均可治腎虛不固,遺精滑精,遺尿尿頻,脾虛久瀉,食欲不振,脾虛白帶過多等證。 蓮子作用偏于補脾,補力較強,習稱“脾果”,并能養心安神,交通心腎。治心腎不交所致的虛煩,心悸,失眠等證。芡實作用偏于腎,雖補力不及蓮子,但能除濕,雖收斂,但不燥,不膩。脾虛濕盛的久瀉不止,白帶過多者芡實尤為多用。
          52 雄黃與 硫磺 皆為以毒攻毒的解毒殺蟲藥,常用于疥蘚惡瘡等證。 雄黃解毒療瘡力強。主治癰疽疔瘡以及毒蛇咬傷,既能殺蟲燥濕,祛痰,截瘧,也可用治蟲積腹痛,哮喘,瘧疾驚癇等證。硫磺外用殺蟲止癢力強,多用治疥蘚,濕疹,皮膚瘙癢,為疥瘡要藥。且硫磺也可用治腎陽不足,下元虛冷而致寒喘,腎虛陽痿,小便頻數。老年人腎陽不足,虛寒便秘。
          53 連翹與 黃芪 都為“瘡家圣藥”,用于癰疽瘡毒。 連翹苦寒,長于清熱解毒,消癰散結,適用于熱毒瘡瘍,瘰疬痰核。黃芪甘溫,長于補氣托毒,排膿生肌。適用于氣血不足瘡瘍內陷,膿成不潰或潰久不斂。

          以上內容希望對你有幫助,更多相關知識點,請關注山東醫療衛生網!

          更多信息請訪問山東醫療衛生招聘網

          關注微信公眾號:sdylzpks,實時獲取最新招聘信息及備考指導
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优盈2注册登录